蠟筆小新的卡通裡面,我最欣賞的一個人就是小新好朋友妮妮的媽媽,妮妮的媽媽跟小新的媽媽不同,她外表打扮的很得體也很時髦,她努力的維持著一個完美媽媽的面容,孩子的朋友來她也努力的招待,但是,調皮搗蛋的小新總有辦法把她氣到整個人抓狂。

 

每次她受不了小新搗亂的時候,她不會當場破壞表面的和諧,在大家的面前依舊和藹可親,然後躲在房間內洩恨般的打一隻布做的小白兔,總是要等小新做了一個又一個可怕的行為之後,妮妮的媽媽才會真的忍不住的當著大家的面前發飆,而那時候妮妮總會用著很可怕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媽媽說:『媽媽變得好可怕~』

 

結婚之後的前幾年,在婆媳關係當中,我也是跟妮妮媽媽一樣,在人前盡量的表現一個媳婦該有的得體與孝順,不管婆婆的話語有多麼的惡劣,她的行為有多麼的不尊重,即使,我發現她偷翻我的皮包,我也沒有當場抓狂。

 

我就像妮妮的媽媽一樣,總是在婆婆看不見的時候,對著老公發飆,那時候的我壓不住自己的怒氣,卻也更生氣讓一個第三者如此輕易的撩撥夫妻倆的怒氣,那時候的我非常不快樂,我不喜歡這樣的假裝喜歡一個我一點都不喜歡的人,我也真的一點都不想去依照別人的標準孝順一個會罵養大我母親的人。

 

這樣的方式在女兒出生之後,我破了功,我不再是那個要維持表面和諧的媳婦,為了孩子,我成了一隻奮勇向前的母獅子,我也終於從傳統給自己的包袱中破繭了出來,在對待孩子的教養中,我像唐吉柯徳一般的去挑戰一個又一個傳統的教養觀念,有人覺得我很特別,有人不以為然的搖搖頭。

 

我很高興我可以當我自己,但是走在傳統跟自己想法之間的我,也不是沒有糾葛,不想回夫家過年的我,跟著女兒一起在台北過年,我也是跟別的女人一樣,在決定如何過年之前,在心中反反覆覆的舉棋不定。

 

反反覆覆的在心中問自己

 

『如果我不回去過年,老公會不會對我有所埋怨?』

 

『如果有一天老人家往生了,老公會不會恨我這幾年都沒讓她母親看孫女?』

 

『如果有一天,他遇到另外一個女人時,我這個不孝的媳婦會不會成為他離棄的藉口?』

我也在心中反反覆覆的問著我的老公:

 

『這樣任性的我,你還會愛我嗎?』

 

『一個不守傳統媳婦規範的我,你還會愛我嗎?』

 

『為了保護我的女兒,而不去體諒你一個當兒子心情的我,你還會愛我嗎?』

 

而總是在自己心中反反覆覆的問自己、在自己心中反反覆覆的問他之後,我最後只問自己:『如果為了一個男人,我委曲求全的去忍受對我跟對我母親不尊重的對待;如果為了一個男人,我委屈自己的不滿去討好一個人;如果為了一個男人,我不去努力的保護自己的女兒,那麼,那時候的我值得自己的愛嗎?那時候的我,還愛這個男人嗎?』

 

雖然我是一個從小就叛逆的孩子,然而,我依舊在傳統的規範與自己良心與事情的對錯中拉扯著,也痛苦著,我不懂為何長輩就可以不顧別人的感受傷人,而我一個小輩就必須凡事的忍?

到底為了什麼忍?忍是一種縱容?還是等待更大的屈辱?

 

愛情再怎麼偉大,為了一個男人去忍受另一個人或一個家族的屈辱與要求時,那時候被壓抑的我難道真的都不會怨?

 

那時候的我,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我還找不找得到當初愛他的那種純粹?

 

那時候的我,還是不是當初那個看到他時眼睛會發亮、嘴角會含笑的女人?

 

那時候的我,還有沒有能力帶給他幸福?

帶給自己幸福?

帶給孩子幸福?

 

認識崴媽之後,我好欣賞她在婆媳關係中的態度,她會在她婆婆唸她菜煮不好的時候,放下鍋鏟,不帶任何怒氣,很開心的對她說:『媽!你真的比較會煮,來!妳來煮,我不要糟蹋這些菜。』,然後很開心的離開廚房到客廳看電視。

 

她會在婆婆對著崴崴大吼大叫的時候,也很大聲的跟婆婆說:『媽!你很吵呢,妳回去啦!』,讓她的婆婆氣嘟嘟的被請出去,過沒兩天又像沒這回事的打電話給她婆婆說:『媽,上次妳買的那個蛋糕很好吃,哪裡買的?』

 

崴媽永遠不會忌諱的說出她自己心中的想法,她不帶火氣,也不隱藏自己的怒氣,她也從來沒有那個時刻跑來問我:『這件事情我該怎麼跟我婆婆開口比較好?』,她總是有話就說,一點都不彆扭,火氣來的快也去得快。

 

我很喜歡她這樣的個性,不委屈自己,也勇於做自己,不把婆婆的一句話,表面笑笑的忍下來,卻讓那句話在心中一直的發酵、一直的發酵。

 

當了媽媽之後,我努力的讓孩子看到我原本的面目,我不會讓孩子以為她的母親永遠不生氣,我也不會營造夫妻之間永遠不吵架的形象給孩子看。

 

我不想跟別人一樣,在孩子面前永遠不吵架,我們依舊會在孩子面前鬥嘴,我不想讓孩子以為公主跟王子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我想讓孩子看見真實的婚姻面貌,不管夫妻之間還有沒有愛情的存在。

 

我也會讓孩子去了解我跟婆婆之間的關係,不會再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而讓自己的老公與孩子當成我情緒出口的可憐蟲。

 

當媽媽後的我,發現每個媽媽都是很盡責的,盡責的在孩子還沒有開口要的時候,水杯就湊上了嘴,在孩子還沒喊冷的時候,外套就先披上了身體,在孩子還沒生氣的時候,取悅的玩具就已經就先拿了出來。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這樣做,我會不會剝奪孩子說出她想法的機會。

 

我想要聽她說出:『媽媽,我很渴,可以給我水嗎?』

 

『媽媽,妳的布丁可以給我吃嗎?』

『媽媽,我不喜歡妳這樣坐我的椅子。』

『媽媽,請妳把我的餅乾還給我。』

『媽媽,妳太大聲,吵到我了。』

 

我想,如果為了要孩子學會孝順,而不讓孩子說出自己的想法,那對孩子而言,她的人生會不會在忍耐與內心的拉扯中度過?

 

我不想跟妮妮的媽媽一樣,表面維持著一個完美媽媽、完美太太、孝順媳婦的面相,然後在黑暗中憤恨的敲打著牆壁。

 

我也不希望要求著女兒對長輩的『孝順與恭順』,而不讓她說出她自己真正的想法,尤其當她說的話是事實、公道的時候,我還要斥責她:『怎麼可以這樣跟長輩說話?』

 

親愛的孩子呀!

 

媽媽寧願妳一生都沒有結婚。

也不願意您在婚姻中,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不敢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不敢在別人的面前,給自己老公一個深情的吻。

 

親愛的女兒呀!

 

媽媽寧願讓別人批評妳沒大沒小,說話太直。

 

也不願意妳每天在形象與內心的想法中拉扯著,讓自己忍受那種反反覆覆的糾葛。

 

媽媽不願意妳在職場上習慣著委屈著不說出自己的想法,忍耐職場上不公平的對待,也少了讓別人發現妳有想法的機會。

 

親愛的孩子呀!

 

媽媽希望你可以勇敢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勇敢的表達自己,勇敢的活出自己。

 

千萬別忍著一切,然後在黑暗中捶打著牆壁、在一個人的時候捶打著布娃娃。

 

因為,忍耐的生命,不會精采!

(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 Antonia Wang,轉載請註明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戴獵鷹~ 的頭像
戴獵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