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日茂行鶴立雞群,論是非誰是英雄

 

    道光二十六年,距離蔡牽離開世間也已經三十七年了。這期間,日茂行從鹿港崛起,從販鹽的小商行到跨足轉口貿易,財富累積的速度比一般人都快速,在台灣的名聲也越來越響,不管是從事兩岸貿易或只是南北貨、地方小商店,可說是頂港有名聲,下港也出名,幾乎要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乾隆年間渡海來台的林日茂,當時據說並無多少資金,何以能夠迅速經商成功而致富,且其日茂行的船隻在進行轉運貿易之時,從未受到當時正盛行於海上的海盜之影響,總是能夠安然進行貿易,這之間的竅門實在令人百思不解。

 

    小茂是日茂行的第三代,雖說是小茂,但年紀也不小了,也是個二十歲的青年人了,他跟府城首富、三郊董事石時榮的孫子小石,兩人年紀相仿,也還算是談得來,兩人時常談論時事或是家裡的事業問題,更多時候是一起玩鬧。這一天,兩人聊到當時台灣人出身而成為台灣品位最高的太子少保王得祿,小茂眼睛閃亮的認為他是台灣出身而有偉大成就的英雄,是小茂非常尊敬的對象,並立志以後要成為像王提督一般的大英雄。然而小石卻非常不以為然,他鄙夷的看著小茂,認為原來小茂也不過就是這等貨色,居然把王得祿這種純粹殘暴、依靠野獸本能行動的傢伙當作崇拜的對象,實在是荒天下之大謬。感情不錯的兩人就因為這件事而鬧的相當不愉快,只差沒有大打出手。

 

    小茂抱著鬱鬱的心情回到家裡,他搞不懂,為什麼解救台灣免於海寇襲擾而拯救許多人民的王提督會被小石說的這麼一文不值?

 

「小茂回來啦,今天怎麼這麼早啊?」

 

日茂行第一代老闆林日茂現在已經退下第一線的經營,在家裡泡泡茶,怡情養性,或是出去找友人下棋聊天,小一輩的多稱他叫茂伯,他也不以為杵。

 

「阿公,就是那個小石啦,他居然說王提督不是個好東西耶,就算小石平常想法

  跟看事情的視野比較不一樣,也不至於這麼離譜吧!」

 

突然聽到那個平日刻意忽略或是已經習以為常的名字,茂伯的記憶深處似乎有些什麼事物被勾帶了出來

 

少年人有耳沒嘴,以後不要在外面跟人家逞口舌之快,尤其是王得祿提督的事情,知道嗎?」

「為了孫子著想,還是不要讓他知道比較好吧茂伯如此想著,也不顧一旁小茂的提問,自顧自的進入了回憶之中,進入自己仍然年輕力壯的那個青春年歲

 

    自己那年剛自泉州渡海來到鹿港,依恃著讀過些書本,對商業有著相當的認知,再加上對事業旺盛的企圖心,來到台灣誓要闖出一番事業來。然而自己本錢不足,又人生地不熟,縱有成竹在胸,巧婦也難掌無米之炊啊!正當皺眉苦思應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有個大熱天還全身罩著斗篷的怪人叫住了他。

 

「小兄弟,我看你一副讀書人的樣子,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不敢、不敢,在下只是讀過幾年書,來到此地希望能經營商業,圖個小有成就

  也就是了。」

「哈哈哈,你小弟倒也直爽,我的問題是,如果你有一股很大的勢力及影響力,

你會想要拿來做什麼?」

「這個問題啊有很多可以做的吧?」

「好!那我們就邊喝酒邊指教吧!這邊走!」

「那小弟就只好捨命賠大哥啦!」

「哈哈哈,好傢伙,我欣賞你!老哥我啊,有一筆資金,或許我們可以商量商量

 

The End

 

[本章作者 獵鷹]

 

[黑水湧篇 完]

--------------------------------------------------

這六個章節關於蔡牽、王德祿與李長庚的故事,

原本是寫來交清代台灣史作業的成品,由再下與一名學長執筆。

但是寫著寫著,隨著資料的研讀,加上本來的構想,

就變成了一篇像是"海上男兒們的羅曼史"這樣一種概念的故事了。

也算是始料未及的吧。

 

在這個故事裡面,我們想表達一個概念:

「所謂的英雄或是盜匪,沒有絕對的善惡與正義」

 

每個歷史人物都曾經活過,跟你我一般,都是人,

都會面臨各種掙扎,擁有各種情感。

但我們所接觸到的歷史,甚至各式媒體所表達的概念,

卻多為非善即惡,正義一定消滅邪惡等內容,

這樣的思維對閱聽的我們淺移默化之下,

常常習慣性的就這樣去思考事物。

因此這篇小說的佈局就試著在每一章採用不同角色的觀點來說故事,

試著用不同觀點來呈現

"官兵李長庚與王德祿消滅海賊蔡牽"這一段鮮少被提及的,

台灣人祖先的歷史記憶。 

 

由於是課堂作業,字數、描述精細度以及場景安排難免有些粗糙及不足之處,

這部份如果日後確定要做成紙本書籍的話,將會再加以修訂及加寫,

但是目前就先讓我們面對期末這個大魔王吧。

當然,即使是期末大魔王,

也是具有著各種不同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戴獵鷹~ 的頭像
戴獵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