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跟很討厭的人一起跳舞嗎?

賽夏人就這麼做了。

而且不只一次,而是每兩年就跳一次,每次最少都要跳三天三夜(阿妹:找我嗎?)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以下故事是綜合幾個賽夏口傳版本與漢人紀錄版本改編而成。

某些部分是奠基在相關資料上的推論。

 

邂逅

賽夏人的祖先本來住在一個小島上,後來來到新竹定居,住在平地沿海。但因為受到其他族群的擠壓而搬到現在的範圍(五峰大隘/苗栗鵝公髻)。在那裏賽夏人需要重新適應跟平地不同的狩獵與耕種方式、不同的氣候。因此收成並不是很好,族人們常常得餓著肚子工作。

有一天,去打獵的年輕獵人聽到遠處傳來歌聲。他們朝向歌聲的源頭前進,結果在比人高的草叢間遇到一個皮膚黑黑,大約一百公分高的獵人。

矮獵人:噯!朋友!很高興遇到你們!要不要來我們的部落作客啊?

賽夏獵人跟著回到矮獵人的住處,他們喝酒、跳舞,度過開心的一晚。

回到部落的賽夏獵人向頭目報告這個奇遇,並且提到矮獵人擁有比他們更先進厲害的技術,包含農耕、狩獵、歌舞、巫術還有醫療技術。

 

「這不正是我們所缺乏的嗎!?」長老說。

於是長老們組成代表隊前往矮獵人的居處,跟他們進行部落之間的合作會議。

好幾天過去了,長老們終於回來。但是每個長老臉色都很嚴肅。

「大家集合!重要事情發表!」長老說。

「這一季開始,山里的矮獵人會下來教導我們各種技術,首先就是農耕。」長老說。

「挖~~~」族人們發出歡呼,「這樣以後就可以吃飽飽了!」。

雖然是天大的喜訊,但眼尖的ParainTain卻發現,去開會的長老們臉上都沒有笑容。

 

豐收

自從跟矮獵人合作之後,常常可以獵到比之前多的獵物、栽種的小米、粟米也比本來長得多。

就在收穫的季節

矮獵人:「嗯~這些粟米長得差不多了,明天就來收割吧!

賽夏獵人:「種這麼多是很棒啦但是,也表示我們要收割很久吧…?

矮獵人:「咦?需要很久嗎?

賽夏獵人:「要喔,以你們的身高,應該要更久吧~

矮獵人沒有說話,雙眼直直地盯著賽夏獵人。

 

隔天早上,準備好工具,走到小米田的賽夏獵人們,發現整片田的小米已經被收割完畢,就堆疊在田邊。

賽夏獵人:「欸!!!這是怎麼回事?

另一位獵人:「其實我凌晨起來上廁所,看到很多矮矮的影子在田裡飄動,還以為是我睡迷糊了。」

賽夏獵人:「這麼說,這是你們做的嗎?(看向矮獵人)

矮獵人:「怎麼可能?以我們這麼矮的身高,不可能一晚上就收割完成吧~嘿嘿~

經過這次的事件,賽夏人之間開始流傳一個流言,認為矮獵人不只會讓穀物豐收的巫術,還會快速移動的巫術。而且力氣很大,能一次搬很多東西。

 

豐年祭疑雲

小米豐收之後,就要進行豐年祭,除了感謝祖靈之外,更要感謝山神等大自然的神靈。

祭典儀式結束之後,大家盡情地喝著小米酒,隨意自在的聊著。尤其今年特別開心,剛搬來的時候,打獵跟耕種的收穫都很少,有一頓沒一頓的,大家都餓怕了。但今年有了矮獵人的協助,山羌跟米都豐收。因此大家心情特別開心。但即使是這樣歡樂的祭典夜晚,幾位長老依然緊繃著臉,但沒人知道他們在煩惱甚麼。

「呀~~」圍著營火聊天的人群裡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怎麼了!?發生甚麼事?」年輕的賽夏獵人大聲問。

「有有人摸我的屁股!」一個織女生氣的大罵。

「我的胸部也被摸了!」另一個織女也怒罵。

「有看到是誰嗎?

……沒有」

「好像有一道影子飄過去,就被摸了!

「一道影子?難道是

「好了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只是你們酒喝多了有錯覺吧!」一位長老出來結尾。

 

雖然這次的性騷擾疑雲被長老壓制下來,沒有找出犯人,但連續幾年的豐年祭都又發生,而且一年比一年嚴重。到了今年,長老召集族人宣布事情部落裡還沒結婚的女性在豐年祭前要到矮獵人那裏去幫忙他們。這個消息一公布,族人們都沸騰了!

「長老,請你們說明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年輕獵人的ParainTain第一個質問長老。

「只是去唱歌跳舞給矮人看而已。」朱姓長老說。

「要讓矮人們高興,才能繼續獲得很多技術上的協助啊!年輕人要想的遠一點!」風姓長老也說。

族人們於是勉強接受,但心裡總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

 

豐年祭前幾天,去幫忙矮獵人的少女們回到部落,但每個人都像是失了魂一般沒甚麼精神,也不記得這幾天的事情。沒想到過了幾個月之後,這些還沒結婚的少女們肚子居然大了起來,都懷上了孩子。

整個部落像是炸開了的鍋子一樣,不分男女所有的族人包圍了幾位長老,要求他們給個交代。

長老們終於說出那天跟矮獵人開會時的事情

長老:「尊敬的矮獵人們,我們希望能夠跟你們合作。」

矮獵人:「哈哈~這也不是不行啦~只是……

長老:「只是?

矮獵人:「如果可以讓你們的少女來幫忙我們,也是可以把生存的巫術傳授給你們啦~

長老:「你說甚麼!?

矮獵人:「哎呀~我們也不是一定要跟你們合作啦~你們現在的生活部也蠻好的嘛~

長老:「……你能保證只讓她們唱歌、跳舞嗎?

矮獵人:「……那,十天。」

長老:「三天。」

矮獵人:「五天!

長老:「農耕、狩獵各種相關的儀式和巫術都要傳授給我們。」

矮獵人:「當然!還要傳授你們讓穀物豐收的歌曲和舞蹈!

長老:「就這麼說定。」

-----

「等等,長老。只是唱歌跳舞會大肚子嗎?ParainTain臉色難看的盯著長老們。

「難道每次豐年祭偷摸女性的,就是這些不知羞恥的矮人嗎!

長老們都沒有回答,臉色比以往更難看。

就在這個沉重的時刻,負責巡邏的獵人跑進人群:「不好了! 芎家的Yuau被矮人襲擊了!

長老們依舊沉默不語,畢竟這些條件是自己答應矮人的。

再也無法忍受的ParainTain對所有人說:「族人們,我們面臨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是要犧牲我們的少女,換取矮人的協助;或是趕走矮人,靠我們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

「趕走矮人!」、「不需要矮人!」似乎是大家一致的意見。

「但是矮人臂力很大,又能快速移動,不好對付喔!

「而且還會巫術,讓人看不清楚他的位置!

「如果他們用巫術詛咒我們,那該怎麼辦?

族人們七嘴八舌地提出問題,也反映出大家對矮人的畏懼。

「看起來,如果只是趕走矮人,他們會詛咒我們。」

「那就只能

「要趕走矮人,又不被詛咒的方法只有一種

……只能把他們全部殺光了吧。」

為了在矮人們都鬆懈下來,最沒有防備的時候把他們全部一起送到祖靈的世界,族人選擇在今年的豐年祭結束時的深夜動手。在矮獵人聚落跟賽夏族聚落之間是一個深谷,使用山枇杷樹搭建的橋連接兩邊。在豐年祭的前一個晚上,族人們祕密的把支撐橋的柱子與繩子切割到快要斷開,做好了準備。

 

看到朱姓獵人射出沒有箭頭的箭,矮人們依照慣例過橋來參加祭典。族人們照例忍耐著矮人們的毛手毛腳,終於到了祭典結束的時候,已經喝成馬拉桑的矮人們晃晃悠悠的過橋準備回自己部落。早已有所準備的賽夏獵人們緩緩地摸到橋邊,出手如風的把橋柱根繩索完全切斷!

這下橋上的矮獵人們還來不及驚呼也來不及慘叫,說時遲那時快!就全部掉入深深的溪谷裡去啦

 

「這這是怎麼回事!?」從矮獵人的部落裡走出來兩個老人,看見對岸站著一大群賽夏人。

「成功啦!全都掉下去囉~!」一個賽夏男孩歡呼。

!馬上被敲頭。「笨蛋!不要出聲!」旁邊的成年獵人警告他。

但來不及了,對岸的兩位老人已經發現是賽夏人把橋砍斷。

「你們知道自己做了甚麼事嗎?」老矮獵人厲聲質問。

「我們要為被你們侮辱的少女們報仇!ParainTain大聲回應。

「你們不想要小米豐收、不想要狩獵順利、不想要學習巫術了嗎?」老矮婦人困惑的問。

「如果這些好處是要以我們的女人被欺負、被侮辱來交換,我們寧可不要!ParainTain理直氣壯的說。

「啊……原來……」兩位老矮人似乎理解了甚麼。

「我們的確有錯。但是,有必要做的這麼絕嗎?這可是全族滅絕啊!」老矮婦人悲痛的問。

…………」全體賽夏人都默然無語,只是看著兩位老矮人。

「我們要到東方濁水地方去了,」兩位老矮人邊折山棕葉邊詛咒,「從今以後,我們結下的仇怨會讓老鼠和麻雀去侵害作物,毒蛇猛獸去咬噬你們,我們不會讓你們看到,假如你們做了壞事,我們會抓你們來打,打死或暫時氣絕,此時朱姓的人念咒插上芒茅草,就會復活。」

「我們兩族過去合作也有很好的時候,如果你們還記得那些歡樂的時光,希望和平共存。只能在兩個地方進行祭典,跟我們分享你們努力的收成吧。」話一說完,兩位老人就向東南方離去。

 

如同矮人的詛咒一般,隔年的穀物歉收。族人們深怕每年都會歉收,他們將回到一開始那種每天餓肚子的生活。於是共同決定,雖然無法讓已經死掉的矮人復活,但可以透過每年的祭典向矮靈贖罪,要求和解。於是每年的豐年祭就轉變為向矮靈贖罪要求和解的追思祭典,透過呼喊祖靈與矮靈、數日徹夜跳舞以娛樂祂們,最後送祂們回到那個世界,等待下一次的收穫祭。由於矮人叫做taai,因此矮靈祭典就叫做Pasta`ay(巴斯達隘)

 

附註:

本文根據賽夏口傳關於矮人的傳說改編,角色名字與對話語句是創作,故事情節則依照傳說故事。與矮人之間的恩怨情仇發生的時候,賽夏人尚未改漢姓。作者為行文方便而使用漢姓稱呼角色。故事中各角色皆為作者設定,並非真實人物。

創作者介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