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夢,幾個串聯的情境,道盡自己最近潛藏的掙扎心情。
夢裡,不斷尋求被肯認。
對象,包括朋友與心中的權威者。

最近是過著隱士的生活,默默修練著。
照理說是半隱,因為還有數想國助教這件事。
但連兩週的放假,卻讓我足足與世隔絕了超過十四天~

說是隱居,卻又透過網路每天在看著朋友們的動態,

產生心響往之的念頭。也產生不能參與的哀怨。

想想其實這狀況在台南時就開始了...(人在台南,朋友多在高雄)

然後自己認為很不錯的對話方式,在跟特定族群對話時屢屢被
打槍:

(產生防衛性的反應)(對我想傳達的意思理解不能)(沒有回應)
這種種情境都很狠的踩我痛腳,心境大致上是:

自己釋出了很大的善意,卻被當作侵犯而踐踏了。

因此夢境裏是一連串的希望被肯認、被接納、

是證明自己有能力去付出愛與關懷的。是成熟的。

面對比他人敏感的這部份感受,我想也只能接納並思考如何與之共存。

畢竟我不想被影響而導致自己外顯行為像小孩一樣...

在一般標準來說,因為他人很普通的對待方式而動搖,

無法維持正常應對,這就是幼稚。

也可以說是,我不會戴面具。因為不懂壓抑情感,

也不懂怎麼樣算是"一般性的表達情感"。


我只是想要真誠的表達自己,但卻如此困難。


所以我想在自己用這段文字面對此課題的同時,
我要求救,

我需要多跟朋友自在的說說話,被聆聽。
我需要多多練習拿捏適當的講話,試著表達。
不管我說的是什麼,都有人願意聽嗎?
不管他人說的是什麼,我都可以靜下來聆聽嗎?



創作者介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