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打日記了


錢幣侍者 面對著
外在的
自我價值感的建立 以及對"被愛"的缺乏
兩件事是矛盾的

因為那個愛 聽說不是所謂的純粹之愛
而是偏差的愛

但我其實很不爽這種說法
我討厭奧修那種語氣

人的狀態是需要被接納的
不是所謂純粹的狀態 也是有因由的
即使你說的對 也不需要那樣評斷

更何況 這還只是你的一種說法


-------------
再來說純粹 我覺得這只是一種價值觀
一種試著想定義"愛"的嚐試

而他說的切合了這時代少女們的心情
--想要自由不被拘束
於是就被信仰 被當成生活準則
並以此去要求他人

這些不是說不好 但有前提
前提是身邊的人都相信與接受
那沒問題 很開心

但事實就是
成長背景使得每個人對於人與情感的價值觀不同

因此當你自身用奧修的標準去要求人
那你注定沮喪與失敗

所有的價值觀或是信念 沒有好壞
只有信者多寡

如果你自己如此 身邊者非也
你還執意去期待或要求
或是想要不管他人 自己堅持這價值
那這價值觀就害了你

因為人跟人是互動的
有自己的空間是重要
卻不能只是堅持自己
你有妳的價值觀 他有她的
要互相和諧相處
決不是你堅持你的主體性 他堅持她的主體性
那早晚衝突到炸

-----------------
回到錢幣侍者

他面對著自我價值與被愛之需求的矛盾
既想發展自我
又擔心堅持自我會讓自己不被愛

於是他需要學習愛自己 自愛
然後學習愛他人 去愛

把每次經驗做為養分
一步步向前行

繼續發展表達情感與溝通的能力吧
對狀態的敏感 以及如何面對那些狀態
包含自己與他人

路漫漫而休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



創作者介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