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第一次論文口試時,口試委員之一問了我一個問題:侍從主義和地方 派系政治有甚麼不同。那時我還真的嚇了一跳,雖然心理感覺這兩者是不太相同的,但我的確沒有在論文裡去探討這個問題。在之後的論文中,我從權力關係的控制 方式和控制力道去思考兩者的不同處,只是我其實也不太確定,地方派系和中央之間的權力關係,究竟長甚麼樣子。一直到認識灣寶里。

關於苗栗後龍灣寶里的事,我想我已經說的夠多了,所以就不再重複,單單就我從這件 事裡看到的來說。灣寶里的科技園區開發案,是苗栗縣長劉政鴻提出來的,大約在去年中,因為土地徵收擺不平,所以吵到中央來。

劉政鴻擔任過第二屆、第四、五、六屆立委,從2004年才受國民黨徵招,也就是第 六屆開始,他才成為國民黨的人,之後當選苗栗縣長,2009年底連任。劉政鴻是當地劉派代表人物,在立法院是少數農業立委。這些是維基百科上查的到的資 料。

不過所謂的農業立委並不是以農民利益為優先,反而是以開發農地來得到利益,以灣寶 里的事來說,當地農民懷疑劉政鴻和砂石業者勾結,要挖走農地下的砂變賣,在將廢土拿回來掩埋,來回賺兩手,而這些無法耕作的土地就拿去進行開發,所謂的開 發到不是真的要讓它變成科技新城,只是因為建設公司在開發期間可以向銀行貸款,如果是地方的話通常是向農會貸款。

反正建設完到底有沒有人承租也不關他的事,萬一付不出貸款頂多是把這個科技園區抵 押給銀行或農會,那又怎樣,結果反而是銀行或農會必須承擔這個呆帳,萬一呆帳過多銀行要清算時,倒楣的也是存款人。

許多了解地方派系運作模式的人都知道,這個開發案根本是個幌子。加上當地是特定農 業區,根本就不該進行開發,農委會只要一句話「不能變更土地使用」就好了,不過奇妙的是,在去年底選舉前,農委會主委倒是不小心說出來「灣寶的事大概擋不 住了」,讓大家都嚇出一身冷汗。

農委會主委說溜嘴事件沒過多久,就到了年底縣長選舉的催票期,而幫劉政鴻站台的馬 英九,說出「支持灣寶科技園區」開發案。很明顯,這是拉攏地方派系的做法,只不過在去年選舉前,馬英九倒是強硬的說他要打破地方派系,所以在某些地方放了 空降部隊下去,許多地方派系大老脫黨參選,例如花蓮縣的傅崐萁。

馬英九為什麼捨傅崐萁就選劉政鴻呢?是因為傅崐萁有案再身可能會被關,乾淨的馬團 隊無法容忍這種人嗎?不知道。

總而言之,那是中央第一次鬆口說他支持劉政鴻的白癡政見。不過當時在區域計畫委員 會的審查中,因為資料問題很多所以被擋住,補件再審,這之後,農委會也沒有確定說出可否變更土地使用,只說尊重地方的開發案。尊重甚麼?尊重誰?

這個月灣寶案終於又丟進區委會,所有委員一致認為開發無必要性,假如真要開發應該 說明區位選擇並且提出替代方案,不可能只有一個灣寶你偏要蓋在這。也因為許多文件造假,例如環評明明被退回審查小組,他硬說有條件通過,環保署又不是苗栗 縣政府底下的單位,怎會他說了算。這些造假部分讓委員認為應該退件,也就是他如果要開發必須重新跑一次程序。

但在區委會裡面,經濟部和工業局倒是力挺這個開發,所以獨排眾議讓它能補件再審, 行政單位的意見居然凌駕在已專家為歸依的審查會上,可以想見中央的態度。

這次的審查前,因為適逢里長選舉,所以劉政鴻要求所有支持他的開發案的候選人簽 名,一方面向中央表示他有這麼多樁腳抓在手上,一方面也告訴地方,自己還有能力送錢送資源,識相點就少囉嗦。

回到文章一開頭,我要說的其實是地方派系。從這個案子我看到中央和地方權力的拉 扯,劉政鴻肯定和馬英九是不一樣的人,他也絕對學不會那一套樣子,所以他最多就是待在地方當地頭蛇。相對的馬英九也不可能去地方跟鄉下人坐在路邊喝酒,所 以他只能待在中央,偶而去long stay。

馬英九想拔地方派系,但他還拔不掉劉政鴻,所以給他政治承諾,支持他的白癡開發 案,可是不像中科或國光石化那樣大力支持,只是小小的,偶而有需要的時候支持。

而劉政鴻不時還得要搞一些小花招跟中央說,你看我是可以給你這些選舉人頭的,這些 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總統大選的時候這些人頭說不定也能讓反對黨翻盤。你挺不挺我?

甚麼是地方派系?我想地方派系就是這種你知道對方是爛咖,可你又沒辦法把他打死, 而且有時後他反過來還會害死你,所以你跟他合作,一邊想著哪天撂倒他,一邊給他一些小恩小惠,以拖待變。對來說侍從主義就高級多了,至少它是一種細緻控 制的藝術,細緻到我們日日夜夜偽裝成一個我們自已為的人,去迎合有權者的口味。

 

轉自這裡

--------------------------------
個人覺得恃從主義並沒有高級到哪去...
反而從主體性的層面來說,還比較低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戴獵鷹~ 的頭像
戴獵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