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唸國三的時候,我身邊有許多的同學,都已經偷偷的騎過機車,我們很多都是偷偷的騎著父母或是兄姐們的機車,偷偷的無照駕駛享受便利的生活,上了專科之後,位於台中近郊的學校,只有一線的公車可以到達,車少又擠,也因此有很多的同學都有無照駕駛的經驗。

那時候,每次有朋友十八歲生日慶生的當天,一定是上午想盡辦法去考駕照,晚上大家慶生順便慶祝考上駕照,那一年,這樣的駕照慶祝會不少,無論是專科同學的,還是國中同學,甚至還有校外辦活動認識的同學。

有一次,我下課回到宿舍,接到朋友的電話,告訴我阿傑摔車進醫院的消息,我二話不說騎著車到醫院去探視,摔傷腳的阿傑躺在病床上滿臉還有許多的挫傷,在醫生與家人的面前一次又一次的說明自己車禍的原因,只是因為剛剛考上駕照沒多久,不太會操控車子,不知道為何機車爆衝而不小心撞上橋墩,整個人就這樣飛出去。

他一次又一次的說著,我們一群小鬼頭拿著探病的花跟水果,在一旁笑笑的不說話,等到醫生診療完,大人也去忙住院的物品時,我們一群朋友就開始肆無忌憚的聊開了。

我們笑說阿傑掰的車禍理由真的超扯,因為我從他16歲就看到他騎著他父親的偉士牌上山下海,那種要排檔的車他都可以騎的非常順手了,更何況是一般的125機車,我根本不相信他說的車禍原因,這時候他才很不甘情願的說出他真正車禍的原因。

原來,長期無照駕駛的阿傑,忘記了自己已經考上駕照,騎車在路上的時候,忽然聽到後方有一台閃燈鳴笛的警車呼嘯而來,他一時心虛,忘了自己已經拿到駕照,也因為從小對警察的恐懼,讓他下意識的催快油門,整個人連人帶車的往橋墩上衝過去,就這樣飛了出去,也因為這樣,警察還來醫院盤查,以為他是心虛的逃犯,後來才發現他只是一個剛滿十八歲的毛頭小子。

當阿傑說出他真正車禍原因的時候,我們一群朋友簡直是笑瘋了,一向長得很高壯的阿傑,竟然怕警察怕到騎車去撞橋,這讓我們對阿傑得同情心頓時消失到無影無蹤。

在我們狂笑不止的畫面中,我記得阿傑很尷尬的抓著自己的頭說:『X,都是我爸啦!一天到晚拿警察恐嚇我。』

有了孩子之後,我常常聽到有許多人對著孩子說:『你不乖!我叫警察來抓你。』

在國民黨實施戒嚴的那段時間,頭髮留太長、孩子亂講話批評總統、甚至只要集會、、就有可能被警察抓到警察局去『關心、感化。』

然而,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警察到底可以憑著哪一條法律,去家中抓一個愛哭的小孩?抓一個沒有乖乖吃飯的孩子?抓一個所謂不乖的孩子?

我覺得這句話是在騙小孩,我不想讓孩子以為我是個滿嘴謊言的大人,然而,我也不想用警察來恐嚇孩子。

女兒兩歲七個月的時候,我妹帶著他的五歲的兒子仔仔跟兩歲的女兒嫻嫻來我家玩,三個孩子間難免有許許多多的爭執,不過大部分,仔仔都會聯合他妹妹嫻嫻來欺負我女兒,有一次,兩個小女孩在爭玩具,兩人也沒有吵架、也沒有打架,可是仔仔就走過去往我女兒身上打。

我問他為何打人,他理直氣壯的推說:『是嫻嫻叫我打她的,誰叫她搶玩具。』,我很認真的告訴仔仔:『嫻嫻如果叫你打人,而你也真的打人了,那嫻嫻犯的罪叫做教唆傷人罪,要處三年以下刑責,但是,是你去打人的,你也要被關,因為是你打人所以你犯了傷害罪,刑責多久就看對方受傷有多麼的嚴重,你說是嫻嫻叫你去打人的,這樣你就真的打,你覺得這樣沒有罪嗎?』

我後來就跟法官問話一樣問嫻嫻是不是有叫仔仔打人,嫻嫻否認,所有旁觀者也都表示沒有,所以,從頭到尾就只有仔仔自己去打人,還犯了『誣告罪』。

那一天,我沒收了仔仔的自由,也跟仔仔說,犯了傷害罪的人之所以要被關,就是因為怕他繼續傷人,所以我們也怕仔仔繼續打人,所以我們不要跟他玩,他必須被隔離。

朋友說我這樣的教育方法對於一個孩子來說太深了,他們應該還不懂,而我總是想,就是因為孩子都不懂,所以我們才要慢慢的讓他們懂得,懂得他們是生活在一個法治的社會,懂得所有的一切傷害別人的行為,都是必須要付出代價。

我們總是一直的恐嚇孩子:『再哭!我叫警察來抓走!』

我們一直教導孩子害怕警察,卻忘記教他該如何擁有法治的觀念,該如何在正確的法律觀念之下,保護自己的權利、保護自己的人身財產安全?

如果我的孩子未來不是學法律,沒有讀透刑法,那麼她是不是只會看到警察就害怕,即使對方沒有搜索票還讓他進入屋內大翻特翻?

如果我的孩子沒有學過憲法,她是不是就該認命的看著政府機關做著違憲的事情,侵犯到她的人權?

如果我的孩子未來沒有學到商業法規,她是不是就不會遇到有人拿本票給她簽名?讓她欠下一個又一個的債務?

如果我的孩子還沒唸大學,還沒唸刑法,還沒唸民法,那麼,她可不可以打人之後,推說我不懂法律,而不需要負擔任何的法律責任?

每次當我帶著孩子出門,看到有人對著孩子說:『再吵!我叫警察來抓你!』時,我總是想到阿傑因為看到警察而莫名其妙心生恐懼的衝向橋墩的畫面,我總是會想到他躺在病床上的樣子。

我不需要這樣恐嚇著孩子,我也不需要這樣教導著孩子。

現在,我常常會因為孩子的某個行為而上網查法律的刑責,我總想要一點一滴的告訴孩子,正確的法律觀念,我想要告訴孩子,妳不需要怕警察,妳也不需要怕任何公權力,法治社會保護的人,永遠是那些懂法律的人。

從小開始,我就要在生活中,一點一滴的教妳懂得!


PS. 我從來不知道,我大學唸的政治與法律條文,竟然是用在教養孩子身上,我也不知道,以前最討厭背法條的我,現在要因為孩子們的行為,一條條的去找條文,唉!我們果真是在當了父母之後,才真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呀!

 

轉錄自 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戴獵鷹~ 的頭像
戴獵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