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衝擊我們對中國的想像

◎ 溫宗翰

王丹於靜宜演講遭中國學生嗆聲,網路討論得沸沸揚揚,重點都在中國留學生究竟是不是職業「紅衛兵」;事實上,是不是來台學生皆為領錢「職業學生」,我們無法斷定;但中國學生來台必然經過「篩選」,思想偏頗「不純正」者,早就被中國政府阻擋,這點另有留學生證明,無庸置疑;而當天的演講,除了聽到王丹談「真正的中國」,現場學生應該也親身經歷了「什麼是真正的中國」。

一名中國學生說,關於「六四」他認為是「雙方的錯誤」,並說當時人民是在失控的狀態,還舉了美國反戰示威運動中,警察槍殺學生的例子,來企圖反駁說:「這是在每個地方都有的」。

另一名中國學生等不及輪到她發言,便站起來說,王丹演講太不嚴肅,用一些詼諧的話,來激起群眾對王丹的情感;她並指責這場演講,是對中國的憎恨。很明顯的,中國學生對「民主」、對「人權」絲毫不解,中國封閉獨裁式的教育,成功燃起這些學生捍衛祖國的雄心壯志。

難道全世界都有鎮壓行動,國家暴力就不應該被制止?被批判?中國學生怎麼會對學生被國家槍殺的事實,看得如此淡然?更可笑是:中國學生無法使用健保卡,而自費醫治中耳炎,也可拿來與民主制度並談,藉此抨擊王丹「難道民主就是用一個健保卡來保障的民主嗎?」

這些中國學生的看法,確實衝擊了我們對中國的想像。與其討論這些中國學生的身分問題,中國學生帶來的思想問題更值得注意;尤其教育部將大幅開放中國學生來台,台灣學生將面臨什麼樣傳統思想復辟的洗禮,頗令人擔憂。

中國靠著不平等廉價勞動力富裕,經常擺著高姿態,要來幫助台灣,要來「解放」台灣的經濟困境;而台灣政府、教育界、媒體也不斷的灌輸我們,中國多麼富強、中國已徹底改變,卻隱瞞了兩岸格格不入的社會體制、思想教育與民情,這點才真正令人毛骨悚然。

台灣國家政策再這麼傾斜的發展下去,我會擔心哪天在台灣聽演講,會如那名「嗆」王丹的留學生所言,「要嚴肅」並且正襟危坐,宛若數十年前聽蔣總統或毛主席訓話般的僵硬。

(作者就讀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碩士班)

======================

中國:迷失於極端的民族主義

◎ C魔

本來我考慮了很久要不要寫這篇文章,因為在赴台之前,學校有囑咐,不要參與敏感話題的討論,不要去接觸敏感的人物,我相信別的學校也是一樣的。我們都算是違反了一次校規吧。

王丹的演講主題叫做「如何看到一個真正的中國」,我想他離開內地已經十多年了,看中國的方式也僅僅限於網路和一些在海外的華人吧。他提到交換生「有組織活動」,但是他也僅僅是質疑而已,要讓他拿出證據來,恐怕他也做不到。

既然是說到赴台交換生的問題,那麼就不得不說說這代年輕人了。政府開放大陸學生來台,本來是好事,給台灣人一個機會對他們有個全面的瞭解,我想閉目塞聽,盲目排「中」,肯定不符合大部分台灣人的利益。既然是這樣,那麼就要關注他們在台灣做了些什麼,說了些什麼。

這些年輕人有很多問題,我們不迴避,他們可能欠缺對他人的尊重,強制打斷別人的講話或什麼的,這的確非常的不好。但是我們也應該對他們要有足夠的理解和寬容。

他 們從一出生就喪失了很多,幾十年的動亂給這個國家留下了很不好的國際名聲,但是他們必須為其父輩甚至更上輩所創造的這個壞名聲買單。眾所周知,傳統文化遺 產的破壞和社會信仰的流失,是近年中國大陸的嚴重問題,他們是真正無根的一代。所有的文化傳承都已被打斷,加之極端的自由限制和輿論封鎖,使其很容易在所 接受的單一教育中迷失。

所有的這一切,都要把這些人推向極端的民族主義立場,因為大陸近年的快速經濟發展,和譬如奧運盛會的舉辦,極大地提 高了他們對自身國家的認同。所有的這一切很容易讓其把自己和這個國家緊緊地聯繫在一起,因為他們在她身上找到了精神信仰與價值認同。他們是無根的一代人, 迷失的一代人,也是可悲的一代。

不要認為活躍在台灣校園裡的這幾百個年輕人是在「有組織的」顛覆你們的「國家」,他們剛剛踏上這片自由的土 地,飢渴的想要對更多的事情有一個瞭解,這才是他們的心態。因此,我覺得兩岸互派學生相互學習,是非常有必要的。還是不要因為一些個人觀點而連累到正常的 學生交流。

(作者為中國籍義守大學交換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戴獵鷹~ 的頭像
戴獵鷹~

舊港說書人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