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9日15:00--]
精神跟肉體已然處於分離狀態。
看著一堆書本,卻竟無一絲佔有慾,勾不起半分興趣。
驚訝的轉頭一看,發現一個眼神幽然,雙目空洞,腦袋蛀空的自己。
***
[時間回溯五小時前--]
一大早開始的人本親子園遊會,剛剛準備完畢,開始闖關。

一個爸爸帶著兩個兒子來玩四年級關卡,弟弟在放下紙箱做的道具飛機時,
"爸爸覺得是用摔的",於是命令弟弟道歉,
並非故意的弟弟感到委屈,自然是不從。
(啪!)一巴掌下來,幸好弟弟站的遠,只打到一半。

兒子不聽命令,巴掌還沒打準,爸爸腦羞成怒。
破口大罵兼動手拖人,口口聲聲要"教小孩懂禮貌,愛惜公物"。

一旁的我們則看到:一個小人當眾被自己的親人羞辱--只因為爸爸覺得"丟臉"。

我趕緊過來試著緩和場面。

我:「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啦 小事 不用這樣對待孩子啦」
爸:「我要教他愛惜公物 做錯就要道歉」

(哥哥過來想維護弟弟。 爸爸:「你去玩你的啦 去給我闖關!」)
爸:「他這樣是我沒教好,是我的責任,一定要道歉」
我:「真的沒關係啦,孩子不是故意的。」

(弟弟趁機逃離遠一點,我忍不住情緒波動,單獨又跟爸爸講了幾句。)

我:「這位爸爸,你這樣公開給孩子難看,有效果嗎?」
爸:「就是要讓他知道丟臉,以後才不敢啊!」
我:「以我自己的經驗,你現在讓他丟臉,以後他就讓你丟臉。
     你會老,他會長大,你希望他以後用打人罵人的羞辱方式來對待你嗎?」
爸:「我有跟他講,但他不聽話,不聽話就要讓他聽話!
     這樣很有效,做錯就要教訓。」

(此時這位爸爸跟我都很有情緒,類似對話回圈了幾次,最後我試圖圓場。)

我:「總之,我覺得羞辱孩子的方式效果不大,不是真正教育他學會這件事。
     我也只是分享我的經驗跟想法,不好意思。」

**對話結束**

覺得自己講的很卡,意思傳達到的應該不多。比較是在嗆爸爸ˊˇˋ
*
沒想到,園遊會結束之後,又遇到還在附近的兩兄弟。
只是換成ㄚ嬤陪(爸爸跑去捐血了冏)
結果,急躁的我按捺不住,又去跟阿嬤聊了一輪。
阿嬤一句「人家說不打不成器」、「以後要回家再處罰才不會丟臉」又差點讓我爆氣...
「可是用打罵的方式,沒有真正教育到孩子,只是因為害怕而不敢作,以後不怕了還是會做。」
但也發現他們的想法是:「有講"道理",但是不聽。不聽話就要處罰到聽話,不然以後出社會怎麼辦。」
於是我也想到這句:「這樣很可惜,爸爸是為孩子好。但用這樣的方法,卻被孩子當成壞人,好意沒有傳達到,好可惜...」

(根據我現場聽到的,他們都是用命令句,或是喝斥、禁止句。因此孩子感受不到"道理")
**
試著跟兄弟聊 (我好貪心想都照顧到,但實際上都半調子)

我:「剛才還好吧」我問「爸爸平常都是這樣嗎?」
哥哥跟弟弟:「恩 沒什麼啦 習慣了」

(我差點崩潰 有的孩子覺得大人不打他是理所當然 也有孩子覺得稀鬆平常...)
最後跟阿嬤又陷入回圈 就這樣結束對話
***
EX:雙方的不理解
阿嬤「不要在那邊,危險!」(覺得在水溝邊危險)
弟弟繼續靠近還坐在水溝邊 (可能想說我很注意安全,不用怕)
(套句現在流行用語:這家人的表達方式很"有事"...)
***

歸途,發現我的說法都慢一拍。
冏a
「用打罵的方式,不止沒有真正教育到孩子,只是因為害怕而現在不敢作。以後不怕了還是會做。」
「這樣很可惜,爸爸是為孩子好。但用這樣的方法,卻被孩子當成壞人,好意沒有傳達到,好可惜...」
這兩句才是我想傳達給爸爸的,卻沒機會說。

「打小孩、體罰是犯法的喔」則想告訴阿嬤,卻來不及想到。
***
29日14:00。
園遊會結束後。
悶著這些事,跑去逛金石堂。
果然心情頗受影響,失去了對挑書的興趣。
***
29日15:00。
邊吃著麥當當,腦中浮現兩個場景:

1.數想四年級班上:
老師:有個攤位是要立約"不打小孩"
男孩U :怎麼可能!
老師:驚!你說怎麼可能不打嗎?
男孩U :我是說,怎麼可能打!

2.園遊會現場:
「爸爸平常都是這樣嗎?」(打罵羞辱)
哥哥跟弟弟:「恩 沒什麼啦 習慣了」

兩相對照,不勝唏噓。
不只唏噓,還很怒,不只怒,還很心痛,
不只心痛,還很害怕,恐懼這個暴力複製的循環。
「這位爸爸,你真的不用扮黑臉。」
***
"我們也幫不上忙"、"只能做到這樣",是我最討厭的話前幾名。

每當這句話出現,就表示我的價值觀念又跟"大家的價值"衝突。
緊接著就是挫折,無力與沮喪的襲擊。
看到不好的對待方式是心裡的糾結;嘗試幫忙而失敗是深深的失望,對自己,對對方,對整個社會。

戴獵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